七旬老人的鼓浪屿家庭音乐会,让游客享受琴岛风情

日期:2017-10-08 浏览数:413

10月4日上午,鼓浪屿风琴博物馆,一阵悠长的海岛音乐,引来了无数行经于此的游客驻足倾听,那是由尤克里里、班卓琴、夏威夷吉他、曼陀铃、手鼓和沙锤合奏而成的夏威夷风情。见此情形,游客们纷纷拿起手机拍摄留念,甚至少数人情不自禁地随着音乐节奏翩翩起舞。
 
“可能很多游客对鼓浪屿岛上的琴声与歌声感到好奇,但它已成为鼓浪屿居民最寻常的生活方式,我小时候很多人家里都会举办家庭音乐会。”雷永平说。
 
他已年逾70岁,和夫人叶恩慈均是鼓浪屿“雷厝乐队”创办者和成员,乐队主要以演奏夏威夷风情为主。雷永平演奏的乐器是尤克里里,而妻子演奏的夏威夷吉他,音乐格调与鼓浪屿的海岛景色形成了天然吻合。
 
他经常开玩笑,“她是主弦,我只是伴奏,平时都得听她的。”
 
国庆期间,中央电视台为体现申遗后的“琴岛”风貌,特邀鼓浪屿岛上多支乐队和合唱团进行现场直播。雷厝乐队受邀参加,秋日艳阳炙烤,雷永平和所有乐队成员们浑身是汗,他们却没半点埋怨,安安静静地沉浸在自己的音乐世界里,仿佛对外面的一切浑然不知。
 
405.jpg
雷永平和夫人叶恩慈是鼓浪屿“雷厝乐队”创始人和主要成员。澎湃新闻记者 韩雨亭 图
 
音乐是鼓浪屿的生活方式
 
跟鼓浪屿很多爱音乐的人一样,雷永平和他妻子都有几十年的音乐历程。
 
“年轻时候,我们对音乐只是一种玩的心态,喜欢,经常拿它来打发时间,现在开始想让更多人知道这样一种独特的音乐形式。”雷永平说。
 
鼓浪屿作为全国知名旅游目的地,成为雷厝乐队推广夏威夷音乐的“窗口”。
 
“现在年轻人的工作太忙了,哪有时间玩音乐呢?即便他们想听音乐,只要上网或者打开手机就可以了。我们那个时代,根本很少有渠道听到音乐,如果想听,只能自己玩。”雷永平称。
 
事实证明,乐队演出也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岛上的年轻人。前段时间,一位从外面回来的大学生登门拜师,向雷永平学习弹琴。
 
他将此视为一个积极信号,充分说明鼓浪屿的音乐传统和生活方式还没有“断层”。 
 
他认为让年轻人对音乐感兴趣至关重要。“你说也是奇怪,玩了音乐后,人的心态平和很多,想说一句脏话都说不出口。”雷永平笑着说。
 
他在鼓浪屿浓郁的音乐环境中长大,岛上很多家庭都会举办音乐会,让他受益匪浅,也有多次被感动。直到上个世纪六十年代,在福州读中专时他才对音乐产生兴趣。最早,由于受到了宿舍同学影响,他决定学习二胡,为了省钱,由于拥有很强的动手能力,他根据音乐原理制作了自己人生中第一把二胡。
 
后来,他和一帮朋友组成了“毛泽东思想宣传队”,到厦门各个村庄和单位演出。
 
“这样一来我们就脱离生产了,每天工作就是练琴和演出,打下了很好的基础。”雷永平说。
 
上个世纪80、90年代,改革开放让所有人注意力均转移至经济建设。尽管,雷永平和他朋友偶尔聚在一起练琴和演奏,但其演出的次数已经明显减少了。
 
2009年,厦门对外宣传鼓浪屿拟申请世界文化遗产,消息一出,立刻在岛内产生了“化学反应”,很多音乐爱好者重新捡起许久不弹的琴,准备“复兴”鼓浪屿正在失去的音乐传统。
 
雷永平和老伴召集了几位志同道合的朋友,成立鼓浪屿原住民的第一支乐队——雷厝乐队,成员平均年纪在60岁以上。在当地政府的帮助下,他们在鼓浪屿音乐厅拥有一间专业练琴房。
 
每个星期,他们都有一个固定排练时间,练习曲目也大多是南洋歌曲或美国乡村音乐,也有耳熟能详的《鼓浪屿之波》、《月亮代表我的心》等中国经典曲目。
 
当地政府多次邀请他们到鼓浪屿音乐厅表演,家庭音乐会借此以一种新的姿态登场。
 
404.jpg
10月4日上午,鼓浪屿风琴博物馆,鼓浪屿岛上各大乐队聚集一堂,他们的弹奏引来一些游客驻足倾听。澎湃新闻记者 韩雨亭 图
 
鼓浪屿本是音乐之岛
 
由于很早受到西方教会音乐的影响,鼓浪屿形成热爱音乐的传统,由此拥有“琴岛”之称。上世纪二三十年代,鼓浪屿不少家庭给女儿的“陪嫁品”,往往就是一台钢琴。也正因如此,这个仅1.88平方公里的小岛,先后出现了上百位音乐名家。
 
“鼓浪屿拥有很深的文化底蕴,很多人都喜欢音乐,懂得音乐,音乐天才可以走出鼓浪屿,走向世界,一般的音乐爱好者也可以自娱自乐,各行各业的人凑在一起,组建乐队。”鼓浪屿旅游景区人民调解委员会主任董启农对澎湃新闻说。
 
他本人也能演奏多种乐器,经常组织乐队到处演出,有时甚至会组团到国外演奏和交流。
 
“虽然我不是鼓浪屿人,但我太喜欢它了,尤其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,它的风景优美而安静,特别适合聊天和弹琴。虽然,今天的鼓浪屿变成风景区,我想让外地游客感受一下鼓浪屿的音乐文化,那也是一件好事。”厦门手风琴教师安怡谋对澎湃新闻称。
 
他认为,鼓浪屿岛上的每场家庭和沙滩音乐会,都会感动一拨又一拨的异乡旅人。
 
在鼓浪屿“申遗”和文化的推波助澜,鼓浪屿家庭音乐会也正在以独特的方式“复兴”,“家庭音乐会”、“庭院音乐会”、“音乐文化沙龙”、音乐厅的“天天演”与“四季”音乐周,来自民间的“乐手”和世界顶尖音乐家在此交相奏响。
 
这样现象也引起了海内外媒体和团体注意。
 
雷永平起初并不太习惯接受采访,但随着媒体一轮又一轮的“轰炸”,他有时也只能勉为其难,但能躲的采访他尽量躲。
 
相比接受采访,每天有茶喝,有琴弹,有歌听,就是最让他们开心的事。
 
“我只想过简单的生活。”雷永平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