厦门日报:漫步老别墅 感受鼓浪屿人文情怀

日期:2017-08-02 浏览数:474

1501643030967.jpg  

  在鼓浪屿居住了60余年,董启农热心参与鼓浪屿的建设发展,成了小岛的“百事通”。在他看来,鼓浪屿的每栋房子都有故事可讲,除了人们耳熟能详的著名景点外,不少鲜为人知的老别墅历经鼓浪屿黄金岁月的浸润,也蕴藏着极为珍贵的人文情怀,见证着鼓浪屿名人荟萃。因此,他特别向本报推荐“名人故居之旅”。

  董启农说,鼓浪屿的每栋房子都有故事可讲,不少鲜为人知的老别墅历经鼓浪屿黄金岁月的浸润,也蕴藏着极为珍贵的人文情怀,见证着鼓浪屿名人荟萃。

  董老介绍,鼓浪屿的老别墅主要分布在复兴路、福建路、晃岩路、鸡山路、鼓新路等处,但有别于福建路上海天堂构、黄荣远堂等别墅的闻名遐迩,许多冷门地带的老别墅却“藏在深闺人未识”。于是,他推荐的线路第一站,就放在旗山路5号的容谷别墅。容谷别墅是菲律宾华侨、木材大王李清泉所建,竣工于1928年。别墅是鼓浪屿文化遗产核心要素之一,使用了厦门装饰风格的烟炙红砖。别墅大门紧闭,游客可在外部观览。

  往前走,复兴路10号是尤美祖故居。“尤美祖是研究鼠疫的专家,为中国的卫生防疫工作作出不可磨灭的贡献,曾担任厦门卫生防疫站的站长。他们家祖孙三代都学医,是不折不扣的医学世家。”董老说,尤美祖的儿子尤元璋是骨科专家,孙子尤俊是肿瘤专家,现在都活跃在厦门医疗界。

  继续向前,复兴路53号的别墅已成为一座家庭旅馆,百年前建立之初,它是厦门印刷界巨头白登弼的家。

  从复兴路拐进漳州路,在厦门音乐学校鼓浪屿校区旁,围墙内一片别墅林立,那就是黄萱故居。黄萱是陈寅恪的秘书,也是黄奕住最疼爱的女儿,别墅是其父所赠。“鼓浪屿上有许多黄奕住的房产,鼓浪屿人都称它们为‘黄仔厝’。”董启农说,这一带还有李家庄,这也是李清泉的别墅,与容谷别墅不同的是,它是红砖楼,更显闽南风情。

  绕过鼓浪屿人民体育场,往日光岩而去,来到晃岩路47号李昭北故居。“李昭北是李清泉的叔叔,也是木材大王,那时是中南银行的股东之一。”董启农指着照片说,这栋别墅为南美庄园样式,它有如丝带一般的外廊,既保护建筑内部,遮风避雨,又能让人们在此歇息纳凉,这样的外廊也是厦门装饰风格的标志之一。晃岩路70号则是南洋四大糖王之一郭春秧的故居。“别墅‘出砖入石’,是闽南特色的建筑。”董老介绍。

  下一站是泉州路82号林屋,也就是厦门自来水公司的总设计师林全成故居。这位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毕业的设计师不仅设计了鼓浪屿自来水公司,也设计了自家的别墅。别墅的屋顶波折起伏,不留雨水,外墙也极具特色,长得像咧嘴模样,被戏称为“奸笑墙”。

  蒋介石曾经居住过的怡慧楼依傍着鸡母山而建,在它的对面是卓全成故居。“卓全成是闽南纺织品批发大王,他还是老厦门都知道的同英布店的老板。”董老记得,小时候去那儿玩耍时,已是富豪的卓全成待人十分和善,完全没有架子。新中国成立后,他支持国家抗美援朝,还曾捐过飞机。卓全成的儿子卓仁禧年过八旬,是高分子化学家,是从鼓浪屿走出的7位院士之一。

  途经笔架山,这里有春草堂和观彩楼,接着就是陈天恩故居,在鼓新路65号。“陈天恩是医生也是牧师,还是猪肚粉大王,猪肚粉是给小孩治消化的良药,以前厦门的小孩大部分都吃过。”董老回忆说。而到鼓新路42号,再次能看到“黄仔厝”,这是黄钦书、黄长溪父子故居,黄钦书是黄奕住的长子,曾担任中南银行董事兼经理,也当过全国侨联常委,黄长溪是福建省原副省长。值得一提的是,曾经富可敌国的黄奕住就葬在这里。

  >>线路推荐

  容谷别墅(旗山路5号)-尤美祖故居(复兴路10号)-白登弼故居(复兴路51、53、55号)-黄萱故居(厦门音乐学校鼓浪屿校区旁)-李家庄-鼓浪屿人民体育场前-李昭北故居(晃岩路47号)-郭春秧故居(晃岩路70号)-林屋(泉州路82号)-怡慧楼(鼓声路2号)-卓全成故居(鸡山路12号)-春草堂-观彩楼-陈天恩故居(鼓新路65号)-黄钦书、黄长溪父子故居(鼓新路42号)

  (特别提醒:如别墅未对外开放或仍有人住,请在外观览,切勿喧哗打扰。)

  >>回忆

  记忆最深的鼓浪屿故事:

  传闻蒋介石

  曾藏黄金百万两在鼓浪屿

  董启农说,鼓浪屿天风海韵,连蒋介石也对这里念念不忘。相传他曾多次造访鼓浪屿,不只为了风月,精明的他还将藏宝地也设在此处。传闻称,蒋介石撤离大陆前,曾将百万两黄金藏在鼓浪屿。而藏金地点就在今天的晃岩路一处楼房里。那时,楼房是“中国银行”的金库。据称,1949年蒋介石从台北乘军舰最后一次登临鼓浪屿,就是为了查看这些黄金。新中国成立前,黄金被转走,运往台湾。

  【名片】

1501643030281.jpg

  董启农,69岁。鼓浪屿家庭协会会长,鼓浪屿景区志愿者协会会长。上世纪五十年代初,他随家人迁入鼓浪屿,因为父亲工作的缘故,一家人曾住在港仔后中山图书馆旧址三楼,后搬入市场路86号,居住至今。身为老鼓浪屿人,他积极参与推动鼓浪屿申遗工作,为鼓浪屿的保护和可持续发展而奔走。(记者 林路然)